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小纸条X天台喊话完结+番外最新免费

小纸条X天台喊话完结+番外最新免费

积雨辋川 着

完本免费 天作之和

[现代情感] 《小纸条X天台喊话》作者:积雨辋川【完结】文案:率真可爱的舒徵偶然得到隔壁家素未谋面的男孩的一张纸条,天台缘分从此开启男孩因为脸部烫伤的原因一直把自己关在小黑屋自闭,是天台上女孩的笑声像阳光照耀小草一般,让他慢慢重新接触世界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搜索关键字:主角:舒徵、

20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11

在线阅读

  [现代情感] 《小纸条X天台喊话》作者:积雨辋川【完结】

  文案:

  率真可爱的舒徵偶然得到隔壁家素未谋面的男孩的一张纸条,天台缘分从此开启

  男孩因为脸部烫伤的原因一直把自己关在小黑屋自闭,是天台上女孩的笑声像阳光照耀小草一般,让他慢慢重新接触世界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徵、舒离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他听见天面上女孩的笑声,小孩子般天真开心的笑声,还有自言自语不知嘀咕些什么。

  他终归是忍不住好奇心,像黄莺出谷沉鱼出听一样的虔诚神圣,悄咪咪爬上天面,打开门的一角,双手捂住脸,慢慢往外探出头,看到了女孩。

  南方秋冬的太阳,别样的惹人爱。

  舒徵把长椅条都扛到天面,搬走全家的枕头被子放在上面,晒晒软绵绵的太阳。到了下午,整个人趴在被子上,一头埋进去,深吸一口阳光的味道,暖暖的,香香的。

  最舒服的事,莫过于躺在舒服的被子上,玩着领居家的梧桐掉下来的叶子,但舒徵不想跨过那一道矮矮的,只有二三十厘米的小隔墙,去抱抱领居家的梧桐树。

  她喜欢抱着大树,莫名的亲切感,枯叶落地声响,听着也喜欢。

  那是老一辈人的恩怨了,舒徵家的炉灶安在了家门口,做饭自然在外头。不料隔壁邻居到了收割稻谷的时节,也在家门口,抬起装满稻谷的畚箕慢慢朝地上倒下去的时候,架起鼓风机在一旁吹掉多余的稻壳草灰,鼓风吹掉的这些东西正好对着舒徵家的炉灶,杂物也就顺势飘进她家煮饭的锅里。一再要隔壁邻居到别处去处理稻谷杂物,但是人家没好脸色看不听劝告,因此两家大吵起来结下了梁子,老死不相往来!

  舒徵打小也曾不懂事跑到隔壁邻居家,但人家摆着一张臭脸对着她,她从此记住了,小孩子自己认真发誓不再去隔壁邻居家。都是老一辈人的恩怨了,舒徵家早已放下不管不谈,偶尔隔壁邻居小孩来造访也只是平常对待,倒不像他们那般没气量计较!

  -

  他看到了她,她笑得那么开心,发自内心纯真的开心,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柔和璝资的笑意荡漾在他的心上。

  舒徵躺在被子上,随手拿起一片掉在旁边的梧桐叶,手指划过分明的叶脉,这是片破了一个小洞的落叶。她灵机一动,右眼对准小洞,从小洞的视角看看后山,看看炊烟,看看自家天面筑台上的鸟巢还在不在。

  小山村独有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鸡鸣狗跳之余,都会觉得安谧惬意,岁月静好。澄澈灵动的眼睛一眨一眨,睫毛和落叶摩挲的声音,沙沙的,别样有趣。

  呀!揪到了两只小麻雀像在亲亲,一只下巴在另一只背上搓几下,一只点头如捣蒜,小尖嘴碰了几下另一只的小鸟头,不对,是在互啄,还是说在帮对方整理羽毛,真是恩爱哪!

  “哈哈笑死我了,这两只傻麻雀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傻啊!”舒徵手指着这两只小家伙,脑补了一出好鸟戏,笑到控制不住自己直蹬腿。

  他觉得很好听的笑声,吓飞了两只弱小无辜的麻雀……

  他缩回门里去,蹦蹦跳跳走下隔栏木楼梯,也不怕摔个底朝天。

  杂乱的书桌里一阵乱摸乱推找到铅笔,拿出白纸,认真写下几行字,仔细折好,用一小木块压住,而后继续看他的书。

  -

  舒徵上来收被子枕头了,每天晒得暖乎乎的,夜里家里人睡觉盖着热乎乎舒服。

  好像被子上有什么小物件,被枕头压着动不了这才没被秋风吹走,舒徵一个蹦跶扑上去,双手一抓,是张小纸条,一层一层打开,大声念出纸上几行正楷字。

  “写得不错嘛,不像我,只会白话讲故事。”这娃如此有感情的朗读不去学朗诵可惜了。

  “这是谁放在这里的呀,能上我家天面的也就隔壁邻居了,他们家还有个男孩子我怎么不知道呢,没见过呀,奇了怪了,会是谁呢?算了不管了,反正隔壁家我是肯定不会再踏进一步了……”

  舒徵又在自言自语了,这孩子,不知是否生来如此,还是家里人大多不会纠结命运,不喜欢强求,不喜欢刨根究底,觉得时候到了该知道的都会知道,若是他人不说出来那也就算了。

  舒徵将纸条叠回原先的样子小心放进口袋里,一把将所有被子枕头扛在肩上,像颗大陀螺转啊转啊,晃悠下楼去了。

  这楼梯是单架在楼层之间的,两边没有墙围着,看着就危险,生怕舒徵一个不留意,和被子一块摔下来个祭灵。偏偏这娃不怕死,非要练些乱七八糟的小技能:从楼梯最高一节跳到最低一节。

  舒徵家里有两条楼梯,一条木质的且两边有围栏,一条水泥的空荡荡悬在两层楼之间,大概有四米高。她第一次尝试选择了木楼梯,好像看着是安全点?光荣以失败告终,直接滚下来,赚个皮肉疼,没了。

  妈妈和姥姥心真大,由着她闹,只道不要像之前跟着哥哥爬上爷爷的老式自行车,结果车不知为何倒了,舒徵直接摔断两根骨头就好。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舒徵,练成武林神功成为一代女侠的痴想,可能跟着她爸爸武侠片看多了。这傻娃不死心练了好多次,摸爬滚打,老天爷饶她一命,总算炉火纯青,没事就来个飞天遁地跳。一有亲戚家的孩子来做客,立马拉着人家到水泥楼梯这儿来,给人家展示她的绝世童子功,看得人家目瞪口呆好生佩服,家长赶忙教育孩子不可模仿此等危险行为,其他人一看就夸她太厉害了,这是学不来的好功夫,可把她嘚瑟坏了。

  舒徵放回被子后,跑到正在烧水的奶奶旁边,帮忙捡起些她前几天刚上后山扫荡来的柴火,也就些枯枝败叶,还有小树枝。

  这娃没多大力气,使不了斧头砍些大树枝,更别说曾经一个没留意丢了家传几十年的老斧头,这娃整天各种大意了。像大块的木头都是爷爷和她娘上山砍来的,这时候她最爱跟着了,跟着去摘“多尼”吃而已。

  -

  奶奶抓起柴火一把扔进烧水灶的炉口,冬天窝在这儿和奶奶一块烧柴火,不怕天冷,可暖和了。

  “奶奶,咱隔壁邻居家是不是还有一个男孩啊?我怎么没见过呢?”

  奶奶慢悠悠说着:“好像是有这么个孩子,我前几年听你大舅母说过,不过不大记得了,咱家和他们是冤家死对头,就不说人家的事儿了,来,再去外边儿拿一袋柴火进来,这热水烧好了,先给你洗澡。”

  “好,我这就去。”舒徵蹦跶出门去了。

  从哥哥那里要来了个玻璃瓶子,把从天面捡到的纸条折好,还有压在纸条上的黄叶子,一块装进去。舒徵自我感觉良好,像是电视剧里女主收到男主送的装满星星和小纸条的漂流瓶,这娃想太多了吧,她还是觉着自己很文艺的样子。

  -

  隔天舒徵守株待兔一般,想着下午再去收被子的时候,会不会还有纸条和叶子待在枕头下呢。还真被她奶中了,该有的纸条和叶子都在那儿,她赶紧抽出来看一下。

  呃……她又有感情大声朗读出来了!

  这娃怕是缺根筋,不好好看着就行吗,她倒是觉着写的人,此刻肯定在某个角落听着她念呢,与生俱来的直觉。大喊一声:“写小纸条的男孩,你是谁呀?你在哪儿呢?”

  没有回声,无尽的沉默,舒徵才不管这些,又来了,狮子大开口:“你为啥要放小纸条在我的枕头下?是不是你想跟我做朋友啊?”

  “是。”

  她听到从隔壁传来一声回应,转过头去,什么都没有,可能人家躲在屋里吧。

  “那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舒徵。”

  门里传来一句弱弱的“我叫舒离。”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呢?”

  这一次,他没有回答她,默默走下木梯,留下一脸疑惑的舒徵。

  她叉腰站在那儿,满脑子大大小小的问号:既然他想要跟我做朋友,那为啥不出来见我呢?我没有长得很丑很吓人啊,我看起来很吓人吗?没有吧,就是刚刚喊得大声了点儿……

  “你出来啊,出来嘛,咱俩还没见过面呢。”

  呃……他听到了,并没有理她。

  舒徵只好放弃了,不去管男孩了,小心翼翼放好纸条和枯叶在口袋里,南方有佳人,力拔山兮气盖世,扛起被子枕头就走。

  回到房里,她把今天收到的小纸条和枯叶放进玻璃瓶,抱着瓶子左摇右晃,心里甜甜开心死了,龇牙笑了好久,美滋滋全写脸上了,总算有所感受到课本里说的收到远方亲人来信那般激动了。

  -

  舒徵期待着今天的纸条了,这个贪心的女孩子啊,傻人自有傻福。

  今天她去晒被子的时候,放了一个贝壳在枕头上,那是大伯母去海边玩捡到给她的,层层纹路像涟漪般铺排,旋涡似的汇聚,绯红色的很好看。她准备送给男孩的,回礼嘛,从小家里人教的,礼尚往来,就是不知他是否会喜欢,不管咯送了再说。

  还要写张纸条放在旁边以防他不知道,纸条写着:

  我没去过海边,但有海边的贝壳

  我没见过你,但有你的纸条

  贝壳送你啦!

  ——没见过你的女孩

  舒徵出去鬼混了一天,跟着爸爸上山给龙眼树和菠萝蜜喷喷营养液,没有,这娃纯属爱跟她爸待在一块。父女俩感情可好了,曾经妈妈问她:“如果我跟你爸离婚,你跟谁?”这娃不加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我爸啦,他又不像你爱管着我,我想干啥就干啥,还骑摩托车带我去市场上买好吃的,多好啊是吧,我要跟我爸!”,三人笑笑而过。

  爸爸疼女儿,这是连她哥哥都羡慕的,偶尔跟妈妈抱怨爸爸偏心,妈妈这时候只会说:“你不知道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吗?”

  在这样有□□里长大,也难怪舒徵这娃性子善良了。

  傍晚回到家,差点忘了收被子,火急火燎冲上天面,果不其然,贝壳被拿走了,枕头下这会儿倒不是纸条了,是一张画和一片枯叶,原木铅笔画着舒徵趴在被子上双腿瞎蹦跶、丑萌丑萌的样子,真是可爱的女孩啊!

  舒徵可宝贝这张画了,捧在心头上,笑得啊牙都要掉光了,没事,她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嗑嗑呵呵地傻笑。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个激灵从被子上蹦下来,叉着腰,对着隔壁邻居的天门说:“舒离呀,今天不好意思啊,我和我爸上山去了,你是不是在门边儿等我来收这幅画等好久了?”

  门里还真飘出一句话来“你也知道啊……”,舒徵怔了一会,伸手摸摸后脑勺。

  “呃……这个,对了,我送你一只贝壳,放在枕头上。还有啊,我很喜欢,你画得特别好看,好厉害啊!不过我还是想看一下你,你出来好不好?”

  男孩只是沉沉说了一句:“你的贝壳很有趣,但我不喜欢见人。”

  舒徵听到他走下楼梯了,只好回了句:“好吧。”

  她内心满是好奇和疑惑,为什么男孩不喜欢见人,他是经历了什么吗?但她想起爷爷曾经给她说的话:“很多事情的追究,是没有必要的,该知道时自会知道,不要去苦苦追问,反倒伤了人家。”以前她一直没懂是啥意思,现在倒有些明白了,既然男孩选择这样,自己也要尊重他,大家要做朋友,不一定非要见到真人嘛,距离产生美,不要捅破了那层纸。

  -

  这幅画挂在哪里好呢,这么好看,不行,我还是收起来妥当,要好好收藏他的心意,万一挂着挂着被人弄坏了或者弄脏了,我不得心疼死,可是挂着天天看到好开心的……

  舒徵一番纠结过后,还是拿个华美的月饼盒给装上了,打算没事就拿出来看看,好好欣赏自己这么可爱好笑的姿势。这娃打小爱收留些漂亮的月饼盒和袋子,还喜欢把宴席上雕刻得精致好看的萝卜花和鲍鱼壳带回家里放着,家里人才不去搭理她这么些杂七杂八的小癖好,由着她来,开心就好。

  就这样,他们没有见过面,却渐渐地成为了好朋友。男孩送了女孩很多小纸条和梧桐叶子,偶尔还有几幅画,女孩不时跑上天面上跟他说说话,大都是些搞笑无厘头的日常生活小事,偏偏在她嘴里精彩丰富了许多,还不是这娃添油加醋厉害,男孩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听着她讲,或许是她最好的倾听者了吧。

  在舒徵心里,一直有道坎儿过不去,舒离到底在躲避什么,他为什么不想见人,她真的很想很想知道,但一直克制着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天面:当地说法,两层楼高的独立建筑的天台

  “多尼”:市面上没有,当地山上一种酸甜的紫黑色圆果子

万狗手持户口本_狗万和365_狗万app崩了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