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独占娇妻完结+番外免费无删

独占娇妻完结+番外免费无删

棠眠 着

完本免费 穿越重生言情甜宠文

[穿越重生] 《独占娇妻》作者:棠眠【完结】苏柔不过是个六品官的嫡女,三岁穿越,长到十五,平日里别说皇亲国戚,连京城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忽一日,她扔石头砸了盯着她不放的登徒子。那男人委屈噘嘴:“卿卿吾爱,你作什么打我,可是嫌我不够疼你?”苏柔:“&”&””最受皇上宠爱的四皇子失忆了,连亲爹都不认,却给自己认了个美妻,非要

21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11

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 《独占娇妻》作者:棠眠【完结】

  苏柔不过是个六品官的嫡女,三岁穿越,长到十五,平日里别说皇亲国戚,连京城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忽一日,她扔石头砸了盯着她不放的登徒子。

  那男人委屈噘嘴:“卿卿吾爱,你作什么打我,可是嫌我不够疼你?”

  苏柔:“……”

  最受皇上宠爱的四皇子失忆了,连亲爹都不认,却给自己认了个美妻,非要每天一起玩耍。

  -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柔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冬日最折磨人的就是要落雪不落雪那阵。

  不过今日,就是不落雪,估计也会下一场雨。

  天阴沉沉的,云压得极低,时不时有青影在云中闪烁,仿佛站三层高的秀阁,就能摸云寻雷。

  “夫人,你就喝药吧,这药凉了就没了药效,这个天你身体又成了这般,就是过几日再去寺里还愿,佛祖也不会怪罪……”

  隔开内室的暖帘还未掀,苏柔就听到了李妈妈劝慰的话。

  室内的热气跟药气扑面,听着她娘又不喝药,苏柔来不及脱去披风,快步到了床前。

  “娘这是折磨自己,还是折磨我们,想着娘的病,我今早粥都喝不下。”

  苏柔扫了眼李妈妈手上端着的青花瓷药碗,拂袖接了过来,“我过来便是监督娘用药的。”

  周氏靠在床榻上,眉头紧蹙,听着女儿的话,不得不看向她手中的汤药。

  舍不得女儿一直举着,伸手接了过来。

  苏柔眼也不眨地看着周氏,水汪汪的眸子沁着碎光,让人不忍拂了她的期待。

  “娘听你的话,但你也得答应娘,好好用饭。”

  周氏无奈把汤药一饮而尽,李妈妈在一旁连忙递帕子伺候:“还是二姑娘好,老奴怎么劝夫人,夫人都不想喝药,二姑娘一来,夫人就用了。”

  苏柔抚着周氏的后背为她顺药:“娘生了病就成了裴哥儿的年岁,吃药都要叫我们哄着。”

  苏柔轻笑了声,周氏拂开了女儿的手:“莫碰我,仔细染了病气。”

  听她那么一说,苏柔反扣住了她的手。

  “我又不是纸糊的,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听着女儿娇嗔,周氏忍不住点了点她的鼻尖。

  “不是纸糊的,但却是琉璃制的,通透精致,娘哪舍得你生病受罪。”

  她的女儿一身雪肌,眉目如画,都说小时出众,长大未必嘉,但她家柔儿却是越来越出挑。

  就像是珍贵如魏紫,从花苞到绽放,每一片叶与瓣都美的教人挪不开眼。

  幸好是在这个小地方,六品官就能顶天,如若不然她只敢叫女儿在家待着,不能随意出门。

  “娘舍不得我受罪,就得快点把身体养好,裴哥儿也盼着早日能看望娘,昨夜还偷偷哭了。”

  “怎么又哭了?”

  听到小儿子伤心,周氏眉头又拧在了一起。

  她这场病,说起来跟裴哥儿有些关系。一个月前,先是苏柔的大哥在外出了意外,生病养伤,周氏照顾着,六岁的裴哥儿在这个时候伤风,咳得嗓子都哑了。

  两个儿子一齐生病,周氏娘家的妹妹,也就是苏柔他们的小姨来府里帮她。

  后头两个儿子病好了,周氏身体本就有点不适,又察觉到她那妹妹是想勾搭她家老爷,进苏家的门,觉得丢人一气之下卧床不起。

  郁结在心,周夫人真不想吃药,要不是苏柔过来,今天这药估计也不会喝。

  “自然是因为想娘了,娘快些好,裴哥儿见着娘了,自然就不会像个小傻子一样偷偷在夜里哭。”

  周氏嗔了女儿一眼:“哪有管自己弟弟叫小傻子的。”

  说完不忘交代女儿,千万别叫裴哥儿偷偷跑来看她,他病才刚好,要是又过了病气给他就不好。

  “晓得了,娘你每次都说,我哪敢忘了。”

  苏柔想陪周氏说会话,周氏却怕她染了病,赶着她走。

  “我刚进门时听李妈妈说娘要出门?这话娘可得说清楚了,我才能走。”

  周氏赶女儿就是想把这事糊弄过去,见她问起,抚了抚额:“我吃了药,身体清爽了不少,你哥哥与弟弟生病我在佛前请愿,定了日子还愿,今日是怎么都要去的。”

  苏柔瞧着周氏脸上的困倦,实在看不出她哪儿清爽了。

  “不成。”

  “柔儿,这事不是小事,娘是一定要去的。”

  周氏坚持,扶着床沿就要站起来换衣。

  虽是穿越的,但苏柔却不怎么信神佛的事情,再说若是神佛那么厉害,周氏又怎么会累到病倒。

  但看周氏的模样,苏柔拗不过她,强拦着又怕她心中本就有气,堵上加堵,扶着她的胳膊柔声道:“女儿替娘去好不好?娘身体这般,我是一定不放心的,你要是硬去我也一定会跟着,还不如我独自去了,快去快回,娘在家里养病。”

  “这怎么行?”

  周氏知道天气不好,她上山去寺庙还愿就算了,她娇滴滴的女儿怎么能受那样的苦。

  “怎么不行?我是娘女儿,你哥哥的嫡亲妹妹,是裴哥儿的姐姐,我替娘还愿,佛祖怎么会怪罪。”

  “可是……”

  周氏蹙眉,不能跟女儿说今日气候不利出行,还愿是一定要去的。

  “带着病体去叩谢佛祖固然诚心,但娘去了之后路上见了风,病情加重,那反而不好。再说入了冬我就没出过门,我自个也想出去看看冬日景色。”

  苏柔劝了半晌,周氏终于点头,唤李妈妈给她准备东西。

  刚出屋子,一阵冷风就刮了过来,苏柔拢了拢披风,恨不得整张脸塞进狐狸毛领里。

  她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懒病。

  这个天气若是往常,她只会躺在烧有地龙的屋子里,吃着点心看闲书,就算是外头有金子她也不想出门捡。

  要不是劝不了周氏,让她没法不出门,她还真不想去什么寺庙。

  还要上山,想想就觉得冷。

  “姑娘,周家姨姑娘又来了。”

  杏雨一说,本来在给主子找厚披风的春桃瞪眼:“她又来了,面皮怎这般厚!”

  春桃这话说出了苏柔的心声。

  她也没想到她那小姨会有那么厚的脸皮。

  好好的正头娘子不做,赶着当其他人的姨娘就算了,竟然勾搭自己姐夫,这都不止是自甘堕落,已经是有道德瑕疵。

  这些日子她娘病了,周婉容反而来得更勤快。

  府里头爱嚼舌根的婆子,都说周婉容是巴不得周氏死了,她取而代之,贵妾也不用做了,直接当夫人。

  她瞧着周婉容说不定还真有点那心思,对裴哥儿越来越殷勤。但裴哥儿也不是三岁小孩,虽然性子简单,但听到了闲言闲语也跟周婉容拉开了距离。

  也不知周婉容是图什么。

  “说我娘病着没法招呼她,叫她回去。”

  一般家中女眷不方便,回绝女客正常,但周婉容是正经亲戚,苏柔这般生疏就是不给她面子。

  苏柔本也不想给她面子,按着她想的人来一次赶一次就是,但她娘却顾忌娘家。

  在她看来,她娘不需要靠周家,反倒是周家既然还想送女儿进苏家,那就是还得靠周氏。

  周婉容做事这般不体面,只管轰就是了,难不成周家还会因为这个不认苏家怎么亲。

  那周家可才是真亏了。

  她特意交代了门房,若是人来先往她这里报,她赶人可不在乎丢不丢人,只看周婉容脸皮能厚成什么样。

  收拾了半个时辰,苏柔再不想走也只能坐进了马车。

  天上的云淡了些,估计今日不会有雨雪,苏柔看了天色稍微放心了不少,若是落了雨雪,她坐在马车还好,身旁伺候的下人受罪。

  马车仔细用淡香熏了,搁了几个暖炉,还有汤婆子。

  脱了披风,马车里暖倒是暖了,就是窗跟门都封了,有些闷气。

  但苏柔不敢把窗开,要是吹一路的风,估计到家她的脸也裂了。

  “姑娘应该叫大姑娘一起,夫人生病,姑娘日日去看望,大姑娘竟然一次都没去过。”

  出了城,马车就有些颠簸。

  春桃看着主子不舒服靠着车壁,芙蓉玉面多了几分苍白,忍不住愤愤不平。

  “娘本来就不叫人去看她,怕染了病,大姐只是比我听话。”

  这就是没良心。春桃不敢说出口,只能在心里默默说。

  “大姑娘对周家姨姑娘态度可好了,大姑娘也真是,就不怕夫人寒心。”

  敢这般当然就是不怕周氏寒心。

  想到她那个大姐姐,苏柔本来不舒服的感觉更甚,咽了几口口水,喉咙里的酸味却越发重了。

  她早上没怎么吃,后头想到要去寺庙,怕路上颠簸怕吐了,所以更没吃东西。

  这样好像适得其反,肚子里没东西,颠簸起来又疼又酸,肠子就想搅在了一起。

  “让马车停下,我出去透透气。”

  苏柔捂着唇,觉得酸水都到了嗓子口,下了马车,冷风打在脸上,打了一个冷颤,但却舒服了不少。

  春桃连忙把狐狸毛披风给主子搭上,又递上了暖炉:“姑娘别冻伤了。”

  “还有多少路程?”

  苏柔觉得寺庙的地理位置极其不合理,既然是需要香火,需要人气的地方,建的那么偏远干什么,不就在城里头更方便。

  就算寺庙不在意香火,却苦了他们这些善男信女,大冬天受冻。

  “回姑娘至少还要一两刻时辰。”

  “等会还是开窗走,太闷了我受不住。”

  下了车,苏柔不想那么快回去,站在路边看着绿木吸了几口气,余光扫到草丛中的暗红,怔了下:“那是什么?”

  遥遥看过去,怎么像是人倒在了草丛灌木里。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