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我男友超会飙车完结+番外免费无删

我男友超会飙车完结+番外免费无删

茴香饼 着

完本免费 校园甜宠文

[现代情感] 《我男友超会飙车》作者:茴香饼【完结+番外】校园版文案:“狼逗小羊玩,小羊高了兴,跳起来过了圈羊的篱笆,狼一口就把小羊给叼走了。”颜晓色第一次看到这个小故事的时候,觉得小羊很笨,没有一点防备心。从偏远山区到繁华都市,颜晓色从来小心翼翼。就怕得罪了许家那匹小狼,也更怕招惹到他。可是不曾想,她防备了

26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11

在线阅读

  [现代情感] 《我男友超会飙车》作者:茴香饼【完结+番外】

  校园版文案:

  “狼逗小羊玩,小羊高了兴,跳起来过了圈羊的篱笆,狼一口就把小羊给叼走了。”

  颜晓色第一次看到这个小故事的时候,觉得小羊很笨,没有一点防备心。

  从偏远山区到繁华都市,颜晓色从来小心翼翼。

  就怕得罪了许家那匹小狼,也更怕招惹到他。

  可是不曾想,她防备了那么久,还是叫那匹小狼把她给叼走了。

  .

  白茹把颜晓色带回家的第一天,碰上了狗脾气的儿子。

  “这什么人,是不是来和我抢妈的?”

  许久之后的某一天。

  她那个狗脾气的儿子把那个小姑娘牵到她跟前。

  “叫妈。”

  .

  都市版文案:

  颜晓色多次在国际舞台上展现过她的惊艳舞技,无数人惊叹她舞衣下头的曼妙身姿。

  但也只有许愈可以在夜里捏着她的腰肢,感受她的柔软。

  .

  曼岛TT摩托车大赛中,23岁的新鲜华人面孔勇夺颁奖台,一举成名。

  世界的目光聚焦于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这是世界上最惊险,难度最高的摩托车职业赛事,你第一次参赛就取得这样的成绩,是不是非常兴奋?”

  年轻的男孩眼神似乎可以穿透摄影机,语气却来的十分漫不经心,“比起这个,我女朋友的每一次皱眉都要更加让我心跳加速。”

  我跑过无数惊险公路,只为看你惊鸿一舞。

  小绵羊舞蹈家X大狼狗赛车手

  WB:@今天吃茴香饼了吗

  跟着饼仔上高速,风再大也不迷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晓色,许愈 ┃ 配角: ┃ 其它:校园

  第1章 认养

  晋城的秋天比南安的要来的早些,街道上已是有了萧瑟的感觉。

  颜晓色坐在宽敞的轿车当中,真皮座椅陷入了一点褶皱。

  颜晓色紧紧的捏住自己的袖子,小腿也使劲儿的往里靠,尽量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

  白茹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头的小姑娘,洗得发白的衣服还能闻见皂角的味道。

  她柔声说,“晓色,你想吃什么?一会儿回去阿姨给你做。”

  颜晓色猛地回神,结巴的应了,“都,都可以……”

  白茹继续开车,颜晓色看着外头飞驰而过的林荫道。

  晋城在林荫两旁种了不少桂花树,现在正是开花的季节。

  车窗没有完全关上,车子里被甜腻的桂花香灌满。

  脑子里还响着阿婆喑哑的嗓音给她唱的山谣,“桂花美阴哟,叶子么坚又厚,临着了入了冬,它还不凋哟~”

  “你喜欢桂花吗?”

  颜晓色连忙说,“嗯,嗯……以前,南安的山上,很多桂花树。”

  她说话声音慢且柔,即便是这样还是带了些许南安的口音。

  白茹笑了起来,“咱们家的院子里就种了一株桂花树,到时候你开窗就可以看见桂花落在窗台上了。”

  颜晓色有点惊喜,一双大眼睛顿时像是簇了一团光亮。

  很快那团光就暗了下去。

  家。

  她哪里有什么家,阿婆没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家了。

  小姑娘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白茹瞧着心疼,又看着她瘦弱的小身子,更觉得她可怜无助。

  颜晓色是白茹认养的贫困儿童,白茹是在贫困儿童资料库当中看见的颜晓色的照片。

  满山的山丹丹花当中,瘦弱的小姑娘咬着下唇勉强挤了一个笑出来。

  眼里都是受惊、畏生的神色。

  可偏是这样,也叫人一眼就看到了她。

  小姑娘长得太拔尖,一双杏眼里头滚了晶莹的水珠。

  脸颊上还有腮红也抹不出的娇俏绯红。

  一头墨发披在肩头。

  才四五岁的年纪,就叫人心生怜爱。

  于是她决定援助她,只是白茹原本年轻,这些年家里又出了不少的变故,于是只是照常的打钱,关心的事就都搁置了。

  直到一月之前,白茹接到了电话,说她认养的那个贫困儿童,家里唯一的亲人去世了。

  颜晓色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孤儿。

  白茹想了想,又说,“晓色,阿姨和你叔叔离婚了之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住,每天都觉得很孤单,现在有你来了,阿姨就不孤单了。”

  颜晓色笑起来,荡开了两个甜甜的梨涡。

  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稍微融洽了一点,颜晓色对白茹有感激和敬畏。

  这么些年,她只有从阿婆的嘴里听到这个“好心人”的消息。

  供她读书,每年还会打不少钱过来给她买新衣和文具。

  阿婆都给她存着了,准备给她做未来念大学的学费。

  她想过等到她考上大学可以赚钱了,就可以好好的照顾阿婆,也是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这个好心人。

  可是还没等到这个时候,阿婆就出事了。

  颜晓色想起这件事,脸就更白了。

  后来有人把她带到这个阿姨的面前,抚着她的后背说,“快谢谢这个阿姨,她愿意带你回去,继续认养你。”

  那个阿姨笑起来比棉花还要柔软,她半弯下腰去摸了摸颜晓色的脑袋,“你好,我是你的白阿姨,以前都只是在照片里看到过你,现在见到你,发现你长得比照片里还要好看呢。”

  她理了理颜晓色的头发,“你愿意和我回家去吗?”

  “到家啦,下来吧。”白茹下车去给她开了车门。

  小姑娘在山里长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出山,第一次坐这么舒服的轿车。

  白茹把她的书包接到自己手里,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的过去,就全部都在了这一个小书包里头。

  颜晓色见惯了泥墙红瓦,也见过了村子里头的阡陌交通。

  从未见过这样气派的屋子,一排下去整齐规整,一栋栋都有独自的装扮风格,是村子里头最有钱的人盖出来的“水泥屋”也不能比的。

  汽车“嘟嘟”了两声,颜晓色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去看,看到那巨大怪兽的两只眼睛亮了一下。

  她惊慌的看了一眼白茹,白茹搂着她的肩,看她手里捧了一盆大簇的山丹丹,“这山丹丹开了好多朵。”

  颜晓色轻声应了一声,“十五朵。”

  她白嫩的手指划过山丹丹的红色花瓣。

  “好巧啊,和你的岁数一样呢!”

  不是好巧,这簇山丹丹是她出生那年阿婆栽下开花的。

  阿婆说,山丹丹花记得自己的岁数,它一年开一朵花,只要耐心养着。

  它就可以陪你长大,陪你出嫁。

  这是她的花。

  白茹离婚之后就搬到了城南别墅区,这里比之前的“泓墅区”偏远一些,但是胜在清静。

  她一手搂着颜晓色,一边按了指纹去推门,门叮铃铃的解了锁。

  白茹声音带笑,“一会儿放下东西,我给你也设个解锁指纹……”

  颜晓色抱着山丹丹低着头往里头走,身后的门还没关上,却听见了屋子里头传出来的重重的“砰”的一声。

  “妈,你再不回来我都要饿死……”

  颜晓色的眼睛猛地瞪大,面前是一个染了红毛的男生,高的几乎都要顶到了门框。

  一双桃花眼,眼角还有一粒红痣。

  唇角上扬,有凛冽的角度。

  男生女相是贵相。

  “卧槽……”

  门又是被狠狠的贯上,颜晓色眼里还残留了他光着的上身,精干嫩白。

  肚腹条理明显,像是被人拓上去的痕迹,足足六块。

  和山里头那些毛孩子太不一样了。

  山里的男孩子玩野了就把衣服一脱,随意的下了水去玩闹。

  她没少见,可偏这一次,她低着头,觉得自己的脸热的发烫。

  空气里还有冷水的气息。

  白茹骂道,“许愈你怎么来了都不说一声?”

  房间门又被大剌剌的打开,那人已经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袖套衫。

  一头的红发还是亮的刺眼,像是一簇火烧云一样。

  他盯了一眼颜晓色,嘴角向下挂了挂,轻轻的嗤了一声。

  “这人谁?”

  语气冰冷,颜晓色抱山丹丹的手更紧了一点,他刚才叫白阿姨妈妈……

  这个“火烧云”是白阿姨的儿子吗?

  她像是个异来的闯入者,生怕这原驻民一个心情不好就把她给赶了出去。

  白茹把手里的书包放下,书包上大概打了有五六个补丁了,颜色还各不一样。

  又把颜晓色牵过去坐下,“这是颜晓色,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了,别说话那么不客气。”

  颜晓色感觉到空气里头的温度瞬时间又低了下来,火烧云看她的表情冷的几乎要结冰。

  “哟,哪儿给我找来个继妹?”

  颜晓色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又缩了缩肩膀,她感觉到了火烧云的不愉快。

  白茹皱了眉,“别胡说。还没说你呢,今天可是周二,你怎么没去上课?”

  许愈在颜晓色边上坐了下来,一条腿落在沙发上。

  他一条长腿就把那沙发占了大半,颜晓色往边上挪了挪,他的腿又往前来了一寸,颜晓色又挪了挪。

  再挪,就要和沙发扶手黏到一块儿去了。

  白茹瞪了许愈一眼,他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有什么可上的,没意思。”

  白茹点了点他,“我看你就是被你爸爸给养坏了。”

  许愈吹了一声口哨,抬头望天,“你要早有这个觉悟,当初就该叫我跟着你。”

  屋子里一静,白茹站起来,“我去给你们做饭,你吃了就给我滚回学校去,别没事往这边跑。”

  她一走,客厅里面就只剩下了颜晓色和那个火烧云。

  颜晓色的后背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紧张的觉得好像有小虫子爬上了她的后背,有点痒。

  许愈伸腿去踢了踢那小土包子的腿,“喂,你谁?”

  颜晓色被他碰到,惊得人都要跳起来了,连忙又退了半寸。

  再退就无可退了。

  “我,我叫颜晓色。”

  “谁问你叫什么名字了?”许愈皱眉,半直起身子靠过来。

  “你和我妈什么关系?颜?哪户人家的女儿,你爸谁?”

  他嗤笑了一声,“就你这德行,感情我妈这次是下乡扶贫去了?”

  歪打正着。

  他靠的太近了,气几乎都要喷到了她的身上了。

  颜晓色往旁边猛地一躲,跃过了那皮质沙发扶手,“嘭”的一声,她摔到了地上。

  好疼,大理石的地砖似乎要把她的屁股都给砸开了。

  颜晓色的眼圈顿时红了,她死死咬着下唇,死活不让自己哭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白茹拿着锅铲走出来,看到颜晓色坐在地上,自家儿子大剌剌的半躺在沙发上。

  她连忙去把颜晓色给拉起来,又拍了拍她的裤子,“摔疼了吗?摔疼了可要和阿姨说。”

  颜晓色低着头摇了摇头,白茹指着许愈,“我警告你,别再欺负你妹妹,不然别怪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叫他来收拾你。”

  她又拍了拍颜晓色的后背,“晓色,你先上楼去吧,上了楼梯右手第一间,是你的房间。你去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叫你吃饭。”

  颜晓色连忙点头,看白茹回了厨房就准备去拎书包、抱花上楼。

  那火烧云被警告了一下,似乎安分了下来。

  她算是怕极了他,根本不想和他再有多一点的接触。

  可就在颜晓色伸手要拿到书包的时候,他直了身子。

  伸腿在她手跟前挡了一挡,“小土包子,我的话你没听到吗?”

  “什……什么?”

  她声音软,又带了方言的腔调,现在一急起来更是说都说的不利索。

  像是被人团成的小棉花一样。

  许愈的手指撑在茶几上,眯眼看了看她。

  颜晓色就瞧见了他桃花眼微微往上一挑,眼角红痣腥红。

  “你是哪里来的小土包子敢来我这儿抢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