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天狼狂战团子瓜一小说全文最新万狗手持户口本_狗万和365_狗万app崩了

天狼狂战团子瓜一小说全文最新万狗手持户口本_狗万和365_狗万app崩了

子瓜一 着

连载中免费

《天狼狂战团》是作者子瓜一倾心创作的一部长篇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周正,讲述的是:第二届《刺激战争》全国比赛的冠军,吃鸡“天狼狂战团“群穿,历经磨难,重新聚首,热血兄弟,狂战异世界。

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11

在线阅读

《天狼狂战团》是作者子瓜一倾心创作的一部长篇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周正,讲述的是:第二届《刺激战争》全国比赛的冠军,吃鸡“天狼狂战团“群穿,历经磨难,重新聚首,热血兄弟,狂战异世界。

免费阅读

  酒宴中牧借上厕所的时机出去了一下,四处看了看,心想还好酒菜里没有毒,他回来的路上,恰巧路过厨房,偷偷的溜溜进去,找了一小袋面粉类的东西放入怀着,他的战服有些宽大,不太容易被发现,更何况是夜晚,更加看出来。

  蒙阔等人喝得性起,刚开始的铜杯换成大碗,后来干脆就抱着酒坛子喝,有几个将士不胜酒力已经或倒在桌下或半扶在桌上了,唯独牧和达达托还算清醒。

  这时账帘一起,进来两名士兵,带了一十几个女子进来,她们穿红挂绿,各个高挽起发髻,但都低着头,一时看不出容貌。

  “都抬起头来慢慢你们机会习惯了。”蒙阔说完哈哈大笑了了起来。他笑时只有一边脸在动,另一边的刀疤脸如沟壑嵌入硬土,一动不动,甚是吓人。

  胆子大点的女子抬起来半头怯怯的往蒙阔的方向望去,胆子的依然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旁边的士兵把手中的鞭子在地上打来两下,怒声道:“都把头抬起来,谁惹怒了将军,就不是挨几鞭子的事了,仍倒大围下味狼吃。”

  女子门纷纷抬起狼头,有的眼中还喊着泪,有的想哭还不敢哭的硬憋着,有的根本已经没有要哭的想法了,眼中空洞洞的,像是像是像是走肉,深知自己以后的日子将生不如死。

  牧看到这一切顿时明白了,这群女子肯定是被抓来或者买来慰军的,心中不禁心生怜悯。这些女子看上去都十七八的样子,要是在他自己的那个时代,还在上高中,可生在这里,她们的命运还不如山中的野兽。

  “达达托,兄弟,你是客,你和牧大人先挑选几个回营休息。”蒙阔大声道。

  还没等达达托说什么,牧起身笑道:“那就谢过蒙将军的美意了。”达达托又要说什么,牧用手拽了拽他,冲他使了个眼色,又道:“恭敬不如从命,你说是不是啊,达达托将军,在这荒郊野岭的大围要塞,蒙将军这番美意就犹如久旱的甘露,荒漠里的绿荫,甚是意外之惊喜。”

  蒙阔听完又一阵哈哈大笑,道:“虽然你这天宗人不喝酒,不过说话还是蛮好听的。”

  牧拉着达达托挑了四名看上去年龄最小女子带回营帐,牧又管管事的那个副将要了一间挨着的营房,把四名女子安顿好后,回倒了自己的营房内。

  牧刚一进屋,一把被达达托抓住脖领子按倒墙壁上,怒声道:“你干嘛领几个女子回来,你要干什么,你也要像蒙阔一样吗?”

  “你小点声,外面还有士兵,我不带她们回来,她们今天定会被那些人侮辱,这叫能救几个是几个,而且今晚我们必须分别和她们在一起,要不蒙阔起疑心。”牧被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断断续续得的说道。

  “就你聪明吗?过了今晚,明天她们怎么办,你救得了一时,你就不了她们一世,这些慰军的都是人贩子卖完卖过来的,到了这里就出不去了,她们现有将军们享用,等玩够了,再逐级往下发放,最后倒士兵,就算能活下来的,上了年纪也要做苦工,永远也出不去。”

  达达托说完,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一动不动,显然以他纯真,刚直的个性,他很痛恨这种做法。牧一时语塞,也不知如何是好,本以为办一件好事,自己的鲁莽此时却陷入两难境地。

  牧心中感叹,这和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天壤之别,这里的女性毫无地位可言,这比封建社会还严重,跟古代的春秋战国时候差不多,女人是用来买卖的,更或是高级些的作为礼物赠送。大围这种蛮荒的军事基地,被卖到这里当然就成了将士们的发泄工具了,真是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外面一顿骚乱,喊杀声由远及近,达达托要推门出去看个究竟,门的外面却被锁住了,暗道:“不好。”他又用力踹力几脚,只听咣当咣当几声门的颤动,门被锁的紧紧实实的。

  “开门,快把门打开。”达达托大喊力几声。

  “将军别费力气了,你把掌纹符交出来,还兴许有条活路,否则我就放火烧了这里,等你灰飞烟灭后。再进去找。”说话的声音正是之前带他们来这里的的那个副将。

  “他们这是要活烤咱们两个啊。”牧说着抄起战剑使劲往门上劈了两下,火光四溅,只是砍出几道印子,这门板的木头是在太厚了,而且用生铁横竖拉嵌着。

  这时外面的人从窗户和门缝往里倒油脂,远处的杀战声越来越大。

  牧趴达达托的耳旁嘀咕里几句。

  “掌纹符不在我身上,在钻石骨山,我出来怎么会随身携带这么重要的东西。”达达托按牧说的对外面喊道。

  “在钻石骨山什么地方?”副将道。

  “你把我们放出去,再告诉你,我们绝不反抗。”牧说着把他和达达托的配件从小窗扔里出去。

  “不说是吧,一会有你们好受的,烧。”副将发出了一阵阴森森的奸笑声。

  话音刚落,几条火线从外面沿着刚倒进来的油脂燃烧开来,油脂已经铺满了房间中一半多的地面,浓烟四起。牧和达达托敢紧退到最里面。

  “这王八蛋铁了心要活烤了我们啊,就是烧不死也被呛死。等老子出去非得亲自弄死你个王八蛋。”牧大声骂道,一阵烟吸进类他嗓子,顿时咳嗽不止。

  达达托一筹莫展,后悔没听牧的话,早作提防。

  牧把屋内水壶的里水全浇在了床上的被子,又喊达达托帮忙把最里侧的床立立起来。他拽着淋湿的被子和达达托蹲着躲在后面,从怀里掏出面粉。他起身又把另一床被子拽另过来,撕开,掏出里面的棉絮,撕的蓬松后有撕一块大布,蓬蓬的包另起来。

  牧看着达达托一本正经的道:“达达托,你听好了,我扬完这袋子里的东西,你就把我们两个一起用这个棉被盖起来,我们能不能活命就看初中化学老师教的对不对了。”

  达达托听得的一脸懵逼和茫然的看着牧道:“就这能救我们吗?”

  “你要相信圣祖玛利亚,阿弥陀佛......”牧又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然后站起身来扯开面袋用力往上一扬,又把棉絮也扬另出去,然后快速蹲下,达达托顺势用棉被把他们盖在下面。面粉瞬间布满整个房间的的上面,缓缓下落。

  轰的一声~

  牧和达达托被爆炸冲击的床顶到了墙上,并未受伤。

  达达托被炸的稀里糊涂的,牧则大为兴奋:“初中老师教的没错,感谢老师,感谢圣母玛利亚阿弥陀天。”

  外面的副将和那几个士兵可就遭罪了,墙是石头做的,有窗户和门的一面承受爆炸的压力最弱,整个一面墙被炸倒了,都被稀里糊涂的砸在里面,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个个哭爹喊娘的。

  达达托和牧快速跳了出来,各自寻了一把战剑,只见达达托手起剑落,噗呲,噗呲,砍死了三个士兵,很快的让他们结束了刚有的痛苦。

  牧握着战剑指着已经被砸掉头盔,满脸是血的那名副将,扔不敢砍杀过去。虽然在游戏里总是杀人,虽然刚才他痛下决心要杀了他,虽然这种情况下,在这里杀人不犯法,但是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仍旧下不去手中的剑。

  牧回头看了一眼,达达托此时正举剑砍杀第四个士兵,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个影视剧中演的一样,但身临其中,却令人毛骨悚然,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砍杀在自己的身旁。

  在钻石骨山的时候,一切就像梦境一样,更像是在一个世外桃源度假,自从妖兽袭击发生,再到大围要塞,慢慢的让他分清自己的那个空间时代和这里的差别,也让他慢慢清醒的认识到这个历史书上两千多年的战国时代差不多,这里的游戏法制是如何能活命,而不像游戏里,还有下一局。

  那个副将不断发出求饶声,鲜血不停的从头上往下流,牧扔不敢上去砍杀,依旧用剑指着对方。在蓝色的月光下,那副将显得极为凄惨。

  正当牧紧张的发愣时,那个副将左手突然向牧扬起一把碎石头子,直击牧的面门。

  这一突然一击,对于牧来说哪里躲得开,更何况对方是个训练有素的将士,一团碎石带土一点没浪费的全招呼到了牧的脸上。

  哎呀一声,牧情急之下扔掉了战剑,用双手去擦眼睛,对于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人来说,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那副将见此情形起身就跑,达达托发现情形不对跳过来时,他已经跑的很远了,再追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他对营地的环境不太熟悉,牧还被袭击了,不能扔他一人在这去追赶。

  牧的脸上和头上被碎石砸的不清,那个副将的力道很大,刮了很多很深的口子,还起了很多大包,瞬间变成了个“猪头”状。

  达达托环视着四周道:“你没什么事吧吧,还好他胆小如鼠,跑了,否则拿起你的扔掉的剑,你小命就没了,剑是的命,怎么给扔掉了?”

  牧被砸的眼泪直流,混着血水,痛苦难当,达达托的话让他打个激灵,后背发寒,他拾起战剑,紧紧的握着,手还在不停的颤抖。

  刚才隔壁营房的门开着,牧看到之前那四个女子都被斩掉了头颅,横竖的倒在地上,惨烈之极,死前一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都微张着嘴,让他不寒而栗。

  远处大围要塞杀害震天,大围已经被攻破,几十步之外一队士兵正朝着他们的方向涌过来。

  “抓住达达托,他是叛徒。”

  达达托抓住牧的胳膊,跃到营房房顶,这时涌到营房下的士兵举起弓箭就朝他们射来。领头的正是那个副将。

  “达达托,你这个叛徒,通奸敌军,害得大围失守,还不受降。”那个副官叫喊着。“给我射死他们,杀死达达托赏一千金,杀死那个牧赏一百金。”

  听完牧这个气啊,这分明就是莫大的侮辱,怎么达达托就一千金,自己就一百金。真后悔没一剑砍了那个副将,反而被他弄了个猪头脸。

  达达托和牧边用剑拨打飞箭,边沿着房顶就跑,大围营地四处都在打杀,一片混乱,他们沿着营房顶往钻石骨山的方向跑着,追兵契而不舍的紧跟着,要是没有牧的拖累,达达托一个人早就逃脱了。

  跳下房顶,他们继续往钻石骨山的方向跑,不远处就是通往钻石骨山的战道,后面追兵被甩出几百步之多,在箭弩的射程之外,牧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个不停,达达托看他没有受伤,稍微松了口气。

  后面追兵紧随,容不得他们停歇,沿着战道刚跑出不远,前面突然杀生振起,松油火把亮成一片。前面的路被堵住了,达达托和牧不得不停住脚步。

  站在队伍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蒙阔将营内的那个像军师模样的文官,这人借身体不适为参加酒宴,布置了蓄谋已久了一切。

  这人换了个道士的装束,一身青袍,背负长剑,手拿蛇把形佛尘,头挽道髻,用绿带系都垂到肩下,插个蛇形的发毡,凸起的脑门和驼背,细眼薄嘴都显得那么相得益彰,尖腮,山羊胡,面如刀刻。

  “这一看就不是善类啊,之前还真没仔细看。”牧握紧手中的剑道,心里蹦蹦的跳个不停。

  “看来今天他们势必要将我们至于死地,一会我打开一个缺口后,你只管跑,别管我,到钻石骨山奇兽森林我们狩猎的那个小木屋等我,一定别我们的回营地,那里也不安全了。”达达托小声的对牧道,又从怀里掏出掌纹符悄悄的递给他。

  “这个你一定要保管好,千万别弄丢了,初了我,谁也不能给。”

  牧接过掌纹符小心的揣在怀里道:“你放心吧,我在它就在。”牧血只往头上顶,这时候他忘了所有恐惧。

  “在下狐天风给达达托将军施礼了。”道士拱手弯腰之隙,从左右袖口各射出两枚袖箭,直击达达托和牧的面门。这招太阴损毒辣,打个措不及防,达达托发应奇快,一手推开牧,一手用剑拨打掉眼前的袖箭。

  一发不中,狐天风又扬手连射出数枚袖箭,达达托情急之下拖着还没反过神来的牧连着几个跳纵,还是没完全躲过去,牧的肩膀被一直袖箭击中,剑尖直嵌肩胛骨内,牧咬着牙,疼得瞬间汗就下来了,心率极速上升。

  后面的追兵以至,他们再也跳不出去了,被围的严严实实。

  “达达托将军,不愧是人宗十大武士啊,功夫了得,在下佩服佩服。”狐天风不免称赞道。

  “你这个阴险的小人,暗箭伤人,不配和我说话,还有什么阴招你尽管继续使出来。”达达托怒目圆睁的喊道,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就凭你们这群鼠辈,还想拦住我吗?”他的笑声极其狂妄,响彻周围,令那些将士门不寒而栗。

  狐天风道:“真不愧是英雄豪杰,到这时候了嘴还这么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你还是缴械投降了吧,你就逃过这一关,你还能逃出大围吗,整个这个都是我们的人了,今天你是插翅难逃了。”

  达达托不想再和他废话,否则追兵越来越多,只得先发至人。他给牧使了个眼色,牧心领神会。

万狗手持户口本_狗万和365_狗万app崩了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